高金借貸環從迷夢中醒來,緊緊抱著自己唯一一床被子,一言不發 攝/法制晚報記者 柴程
  吃—租辦公室—大哥離世,高金環不會做飯,廚房裡都是蜘蛛網 攝/法制晚報記者 柴程
  喝——在大哥走之前,為妹妹準備了房屋貸款幾十瓶水 攝/法制晚報記者 柴程
  住——高金環用椅子頂住門,代替了鎖 攝/法制吳哥窟晚報記者 柴程
  行——這一雙舊鞋,高金環已經整合負債很久不穿,只穿著拖鞋到處走 攝/法制晚報記者 柴程
  高金環躺在冰冷的地上休息,把涼席當成褥子 攝/法制晚報記者 柴程
  法制晚報訊(記者 李曉雨) 昨天本報報道,望京南湖中園二區居民高金環上個月失去大哥,如今獨自居住,患有精神障礙的她沒有生活自理能力,她連飯都吃不上。
  昨天,居委會和派出所已經聯繫到她的二哥,希望他能儘快來看看妹妹,給她一些照顧。但他稱自己一直在上班,截至今天上午,仍未露面。
  好心的鄰居們最近幾天都給高金環送飯吃,她暫時餓不著。今天上午,社區居委會表示,已經初步制定了救助高金環的方案,併在積極聯繫她的二哥。
  再探訪
  家裡來人沒反應
  蓋層薄被躺地上
  昨天下午4時,法制晚報記者為高金環買了牛奶、麵包和火腿腸,與熱心居民們一起,再次來到她的家中。這些居民們最近天天都來照顧她。
  雖然記者反覆敲門,但高金環沒有回應。記者試著推開屋門,發現一張椅子緊緊頂住了門,得用力才能推開。
  大家反覆喊她的名字,但家裡沒一點動靜。大家只好悄悄走進屋裡,想把東西放下就離開。
  忽然,一位居民小聲說,地上似乎有一個人。
  記者看到,在客廳的中央鋪著一塊舊涼席,涼席上鋪著一床橙色的薄被,薄被的一側被捲成一個不規則的圓筒狀。不仔細看,根本看不出裡面還有人,高金環把自己完全裹 在了裡面,“隱身”了。
  “高金環,你在嗎?”面對直呼其名的居民詢問,高金環依然一動不動。
  “你在睡覺嗎?我們給你送了點吃的。”記者再次詢問,高金環裹在被子里,撓了撓癢癢。
  記者摸了摸客廳的水泥地,冰涼。雖然屋裡有暖氣,但她躺在地上也一定不暖和。她卧室里的床早已被垃圾占領,上面有一床紅色的棉被。
  記者把被子抱到客廳為她蓋上,她開始一動不動,最後突然間醒來,抱著被子,一臉迷茫,沉默不語。
  憶故人 離世的大哥 為她備了幾十瓶水
  雖然居民們都說高金環是“傻妹妹”,但她的房間沒有想象中的混亂,也沒有什麼異味。通過現在略有些雜亂的陳設可以發現,已故大哥對她的照顧曾經無微不至。
  在高金環家中,冰箱、洗衣機、爐竈和碗筷什麼都有,都是她大哥為她置辦的。如果高金環是個正常人,這裡是一個足夠她生活的家。
  但她不會使用這些東西。廚房裡爐竈、鍋蓋、碗筷上落著厚厚的灰塵,這裡已經很久沒用了。廚房裡還有個已經乾癟的圓生菜,旁邊還有一把菜刀。
  高金環家裡水電煤氣都通著,但每個水槽里都乾乾的,她似乎並不用水。客廳、廁所、廚房、卧室,到處都整齊地碼放著灌了水的飲料瓶,總共有幾十個。
  “以前好像聽大哥說過,怕她用水弄亂套,這些都是提前幫她準備好的。”與高金環的大哥熟悉的居民稱。
  記者發現,在客廳和卧室存放的水,全部是用礦泉水瓶裝的;廚房和衛生間里存放的則多是大瓶子。居民猜測,這是高金環她大哥根據用途不同,把水分類,小瓶是飲用水,大瓶可能用來沖廁所等。
  追進展 二哥沒露面 居委會定照顧方案
  今天上午,記者、居委會工作人員、社區民警等多人給高金環的二哥打電話,但其手機均處於關機狀態。截至記者發稿時,尚未聯繫到他。
  因高金環的二哥不出現,為了避免照顧高金環出現“真空期”,今天上午,居委會和居民制定了簡單的愛心救助方案。首先,居委會每天都有工作人員上門探望她,確定其安全。其次,鄰裡們輪流給她送飯吃,資金方面居委會也可向上級申請。
  居委會和社區民警商議後決定,如果能與高金環二哥聯繫上,他們將約定“照顧協議”——必須保證經常照顧妹妹,給她購置食物衣服,聯繫醫院給妹妹看病拿藥,控制病情,讓她吃飽穿暖,別繼續在社區里“流浪”。
  今天上午,京都律師事務所劉玲律師表示,由於高金環有精神障礙,必須有監護人。原來的監護人是大哥,大哥去世後,若二哥不願意當監護人,或不履行責任,也可由居委會等相關部門幫高金環申請,重新確定監護人,幫其監管財產、保護人身權利、保障日常生活。同時,若高金環的二哥對其不給予照顧,今後繼承其遺產時也會受到影響。
  居委會表示,如有必要,他們願意為高金環申請更換監護人,以保證其正常生活有人照顧。
  文/記者 李曉雨
  本版攝/記者 柴程  (原標題:盼親人 請放心 本報報道引發關註老人暫時無憂 再呼籲 答應前來照顧的親屬何時能現身)
創作者介紹

打工

lj43ljfiw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